不要用满腔的愤怒跟眼泪结束,要凝视真实到最后。重要的是永远记住真实,这才是拯救希望的稳固根基。——孔枝泳

《魔道祖师》——江澄长评(搬运)

江晚吟的紫电电:

一条授权私信隔了一个半月才收到回复,那就再发一次吧,原来的那条lo删掉了。本来是想怼wx的那两篇黑舅舅的小论文的,然而时间都过这么久了_(:зゝ∠)_。


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放出来,给新入坑的小伙伴看看也好。


原文在微博逆境顺心时不滞,那位太太还有一篇薛洋的人物分析,值得一看。


一.      人设
江澄的样貌性格都随娘,样貌是细眉杏目的俊美,性格是嘴毒眼高的怨妇。


“细眉杏目”放在女子身上,能与虞夫人刻薄要强的心性熨帖,换作男子,则在熨帖的基础上减了威仪,显得过于娇俏了。这与江澄...

关于“作者说”

是的,说的在理。

舞雩:

此文不针对任何作品、任何圈,仅就现象泛泛而谈。


常见一种说法,某些作者的言论,被奉为金科玉律,宛若圣旨,一旦有所违背,就是大逆不道,需得公开跪叩九九八十一个响头,再公开处刑。


这种观点,我并不姿瓷,甚至可以说是超出了个人的理解范围。


作者、作品/文本、读者/批评家,这三者的关系是势均力敌的,并非作者一人独大。作者没有这么宽泛的权力,来决定批评家对作品的理解走向。


作品之外,尚有文本,对文本的理解,始终是一个沉浸在阅读实践中的动态过程,不断推倒自身,不断往前更新发展,不存在什么终极意义。换言之,阐释永远处于一个开放式的空...

苏州。留园。

幽篁里

© 路掌柜 | Powered by LOFTER